返回

沧元图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七章 镜湖道院的决选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第七章 镜湖道院的决选 (第1/2页)

    孟川忍不住再度尝试,一瞬间身心技三者合一,人随着刀光在破空前行,只见练武场中留下一个又一个残影,一道又一道惊艳的刀光。

    快!飘忽!

    这是秘技‘三秋叶’的特色。

    身法快且飘忽!刀法也快且飘忽!

    连续施展十余次,孟川才停下,难以压抑自身的激动:“三秋叶,一叶落尽三秋!我终于悟出了!我终于悟出了!

    “我终于达到了刀法的第一个大境界——合一境!”

    “我孟川,有望成为神魔!”

    孟川真的很激动。

     十一岁那年修炼落叶刀。

    四年了。

    这四年他从未懈怠,拼命修炼着,是因为他很清楚,在刀法基础阶段表现优秀的有很多,哪个道院都有一些。八大道院加起来就更多了,这种优秀的修行者……九成九都会卡在‘合一境’的门槛前很久,逐渐变得平庸,此生能成无漏境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可这从来不是孟川的目标,他要成神魔!他如此刻苦,如此钻研,只有一个目标——神魔!

    他忘不了,六岁时被绑在父亲的背上,父亲边逃边抵抗妖族,在危急时刻,母亲更是主动杀过去,拖延住了妖怪。

    都是为了他这个儿子能逃掉!

    在父亲背上,遥遥看到母亲被更多妖怪淹没,当时的孟川哭的撕心裂肺,父亲流着泪却不回头拼命逃着。终于……孟川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修行必须越早越好,凡人肉身,二十岁达到巅峰,随后以缓慢速度下滑。”

    孟川暗道,“如今东宁府第一天才‘梅元知’,就是十五岁悟出秘技,就在一个月前,他二十岁悟出‘冰势’。甚至都能居住在玉阳宫内,在玉阳宫内修行。”

    梅元知,本是东宁府普通家庭出身,他母亲是婢女,父亲也只是一位脱胎境罢了。

    可梅元知十五岁悟出秘技,震惊道院,道院立即大力栽培,神魔家族们也想要将家族嫡女许给他,可梅元知一心修行,根本不被神魔家族所诱惑……终于,今年正月十二那天,梅元知悟出了‘冰势’。险险的在二十岁的年纪悟出了‘势’,他今年自然有机会去搏一搏,有些许希望进入最古老的修行之地‘元初山’。

    按照元初山的规矩,参加入门考验,不得超过二十岁。

     若是二十岁时还悟不出势,连参加入门考验的资格都没有!

    “我达到合一境,这才是跨出第一步。还有‘刀势’‘凝丹’诸多门槛,不能松懈。”孟川默默道,环顾四周,练武场内很安静只有自己一人,那些树木花草都已经一片绿色。

    “真巧。”孟川反应过来,“今天二月二十七,我竟然在道院内部决选名额的前一天突破。”

    世间事,有时候就是这么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清晨。

    孟川、柳七月在吃早饭。

    如今整个孟家都在倾力栽培着后辈子弟,都请外面的无漏境来给孟川陪练了。悟出刀势的无漏境强者‘孟大江’自然要发挥用处,他最近都常住祖宅,教导族内大批小辈们。至于孟川……他得到父亲指点的机会太多了,父亲的那一套他早就熟悉了。

    而七月的父亲‘柳夜白’却神秘的很,一年大多时间都在外。

    “阿川,今天我们道院决选名额,你们也是今天吧。”柳七月得意道,“我可已经拿到名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年也会拿到。”孟川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有把握?”柳七月笑道,“洗髓境都还没圆满,就有把握夺得道院内前三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赢了怎么办?”孟川问道。

    柳七月仔细看着孟川,随即嘿嘿笑道:“如果你赢了,我给你做一个月的晚饭。可如果你没能夺得名额,嘿嘿嘿,你得将你的骏马图给我!敢不敢赌?”

    孟川笑了。

    他的画技早超越在东宁府找到的最好的画师了,当然也有画师比较少的缘故。

    骏马图,是孟川如今最高成就,画的一幅长卷画,画了足足一百匹不同神态的马,前后耗费了一年多时间,柳七月自从看过一次就一直眼馋。连云青萍看过一次,都说愿意出三千两加她的两块宝玉来换。孟川都舍不得换。

  &nb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