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龙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节 奉仁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只要没有当场死亡以及有钱,再重的伤都能治愈。

    以前奉仁光甲学院还有一些当地学生,但是许多人因为受伤之后,无力支付高昂的治疗费而落得终生残疾,使得学校恶名远播,再也没有当地学生申报。

    奉仁光甲学院从此彻底把赞助费模式发扬光大。

    “入学考核?哈哈,这家伙脑袋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奉仁有什么入学考核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钱还想混进去呗,还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低声议论如同潮水钻进龙城的耳朵,他的听力很敏锐。他有点诧异,难道他们都缴纳赞助费吗?花钱进一个可能没命的地方?真是奇怪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他必须入学,否则就得离开奶奶离开农场。也许他还能逃回来,但是那只会给大家惹麻烦,他不想给大家惹麻烦。

    龙城盯着工作人员,眼睛微微眯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姿势没变,重心却微微前倾,他在考虑要不要一路杀进去。在训练营,杀多少人杀了谁都不会受惩罚,只有弱小才会受惩罚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在低头接电话,没有注意到异常。而本来在看热闹的学校安保总管,突然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,他不由皱起眉头,仔细打量龙城,分明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少年。

    估计自己最近有点操劳过度,看来得节制一点,他轻咳一声,手掌下从腰间的镭射枪挪开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抬头,重新露出笑容,他刚刚接到校长室的电话,心里有了底气。校长的指示很明确,这么多学生家长围观,学校不能言而无信。

    反正招生简章上面可没有写入学考核内容。

    他对龙城挤出笑容:“是的,我们是可以申请入学考核。我们是光甲学院,学校不提供光甲,需要学员自备,请问您带了光甲来吗?”

    似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有意刁难,他连忙又补充了一句:“招生简章上面有专门提醒。”

    龙城说他带了光甲,指了指停放在光甲泊位的【铁耕王】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龙城的手指望去,短暂的安静之后,全场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哎呦妈呀,报个名都能有惊喜,这个学校来对了!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孩子,他来错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轰然声浪让龙城有些不适应,在训练营里他学习都是如何在夜深人静之时悄无声息杀人,而不是众目睽睽之下表演。

    教官说,杀手要行走在阴影之中,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。

    在人们眼中,龙城的不适,看上去就像是懵懂少年的手足无措,他们笑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也是目瞪口呆,他是在新校长入主之后入职,负责新生登记工作三年,从未遭遇眼下如此令人哭笑不得的场面。

    他表情古怪:“这是光甲?”

    龙城反问农用光甲不是光甲?

    听到龙城的回答,四周口哨声顿时此起彼伏,这群学生可不是什么安分守己之辈,立即鼓噪起哄。

    “农用光甲怎么了?农用光甲也是光甲!”

    “就是!咱们这是光甲学院,可没说是战斗光甲学院!”

    “哎呦,不说我还不知道这是农用光甲啊,我还以为是哪位大神改造款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兄弟露一手,教教学校这群蠢货老师怎么种地!”

    龙城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四周,心中有些奇怪,难道训练营自己的竞争对手是这些人?看上去并不是很强,比起他逃出来的训练营学员差的多。嗯,也许是他们的伪装,龙城暗自提醒自己,不能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哭笑不得,他确定眼前就是场闹剧,耳边传来校长室的指示,他仔细倾听片刻,方道:“选用什么光甲是你的权利,但是我需要提醒你的是,你只有一次考核机会,如果失败了,就失去入学资格。到时候,你再想入学,就要缴纳双倍的赞助费。”

    龙城说好。

    四周人群停止议论,他们同样很好奇入学考核内容是什么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深吸一口气,郑重道:“入学考核的内容很简单,注意到远处山峰的建筑吗?那是校长室。从学校大门,前往校长室,你可以选择任何方式。只要时间在六分钟以内,就通过考核。注意,校区内安防设施已经开启,所有低空飞行,都会遭到袭击,请注意规避。如果受伤,学校不负责治疗。另外,如果破坏沿途建筑,请原价赔偿。我们已经全程开启录像,一旦选择开始,就代表同意这些条款,请问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四周人群一片哗然,看热闹的学生愤愤不平。开启安防的校园,撕开它宁静祥和的伪装,各种狰狞的炮管伸向天空,密密麻麻让人心底冒寒意。

    “这是故意刁难人啊!怎么飞得过去?”

    “卧槽,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!”

    “黑校!这学校心黑手辣,开学以后老子得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龙城一言不发转身就走,就在大家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,轰隆轰隆,【铁耕王】大步流星走到学校大门前。

    铁耕王的外放设备老旧,声音有些失真带着滋滋电流音。

    龙城说他已经准备好。

    全场安静片刻,轰然声浪冲天而起,有觉得他不自量力的,有觉得他勇气可嘉,也有觉得滑稽可笑不过一场闹剧。

    声浪正中心,老旧的铁耕王就像沉默的农夫,无声矗立,岿然不动。

第三节 奉仁(第2/2页)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