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龙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节 龙城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第一节 龙城 (第1/2页)

    安娜曾经对他说,你不要做杀手,想办法逃出去。

    他问为什么,安娜说,你胆小心软。

    安娜第二年就死了,死在一个光头手上。半个月后,他杀了光头。

    人都死了,只剩下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龙城坐在光甲的肩膀上,看着满地的尸体,手指夹着断了半截的烟,这是从老野身上找到的。他不会抽,也找不到火,学着老野把烟往嘴里塞。他手在抖,嘴唇哆嗦得厉害,塞了几次才塞进去。

    他有点怕。

    他记得安娜说的话,他要逃出去。

    天阴沉沉,风里带着腥味。啪嗒,豆大雨滴落在他脸颊,下雨了?他忽然意识到不对,伸手抹了一把,手指染红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鲜红的血点从天空倾盆而下。

    血红的雨幕,轰隆之声在不断接近,一团巨大的阴影在缓缓逼近。

    一架残破的黑色人形光甲穿过红色雨幕,它的左肩到腰部彻底撕裂,露出驾驶舱。驾驶舱也只剩下半截,裸露在空气中。一位脸色苍白的男子坐在上面,头发湿哒哒贴在脸上,鲜血蜿蜒流淌而下,他朝龙城笑。

    龙城瞳孔收缩,教官!

    地面的鲜血漫过光甲脚踝,如同血海。

    龙城没有一丝犹豫,飞快钻进驾驶舱,闪电般戴上脑控仪,关上驾驶舱,启动光甲。

    刚才他明明杀死了教官……

    嘴里还咬着半截烟,嘴唇忽然不哆嗦了,脸色还是苍白,神情变冷,手很稳定。

    他能杀得了一次,就能杀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01,你是我教过最好的学生,是最好的杀手,最好的杀戮师士。”

    轰隆轰隆,地面在震动。

    一架架残破不缺的光甲穿过血色雨幕,这些光甲龙城很熟悉。

    他觉得有点冷,气温下降了吗?

    蓝色那架是疤脸的,疤脸打架很凶,就是嗜酒,龙城在他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扭断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拿盾的那架是琼,受伤退下来的杀手。他在训练营担任教员,脾气暴躁,受伤部位是颈椎第三根骨头,转头不灵活,操作光甲也受到影响。龙城驾驶光甲从背后掩杀,一击中的,没有让他发出警报。

    “01,你以为杀光训练营所有人,就能逃出去吗?”

    轰隆轰隆,光甲大军缓缓逼近,雨声很大,教官的声音回荡不休。

    “回来吧,01,你属于这里。”

    龙城抿着嘴,脸色很苍白,没有丝毫动摇。

    没死?那就再杀一次。

    忽然,他胸口剧痛,他低头看去,一只手掌穿透他的前胸,抓着一个血淋淋的心脏。新鲜的心脏在噗噗跳动,教官的声音在他耳边说。

    “01,你属于这里,你不需要它。”

    啪,握着他心脏的手掌猛地一捏,心脏爆裂,血浆四溅。

    难以言喻的剧痛,仿佛失去最重要的东西,龙城痛得无法呼吸,强烈窒息感笼罩他。

    呼,龙城睁开双眼,猛地坐起,他喘着粗气,浑身被汗水浸透。

    房间内没有开灯,借助舷窗外微微的星光,房间内一切在龙城眼中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是个梦。

    他坐到舷窗前,凝视着窗外的浩瀚星空。

    他不太明白其他人为什么抱怨院里抠门,说是最廉价的底舱票,可是又不用他们出钱。想想自己的100信用点完好无损,龙城就有点小开心。新年院里会给每个小孩五十的压岁钱,他在院里度过两次新年,存了一百。抱怨房间太小没有洗手间,可是楼道里有公共厕所,很干净。床也挺舒服,比训练营好得多,训练营里的床硬得像木板,还经常要睡野外,碰到下雨就惨了。抱怨隔音差噪音大,龙城觉得更是无稽之谈,飞船引擎的轰鸣比蛇兽虫鼠的叫声安全得多。

    何况他的房间还有舷窗。

    房间本来是大头的,他和大头说,他想住有窗的房间。大头脸色铁青瞪着他,他拿到房间。

    大头块头很大,头也很大,所以被大家喊作大头。

    龙城不喜欢大头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大头喜欢欺负别人,也不是他的脑袋不灵光,是因为他是光头。

    龙城会想起安娜,这么多年过去,他有的时候还会想起她。

    前年,他十二岁,成功逃出训练营。经过三个月潜匿逃窜,“无意”被一家孤儿院发现后收留。他有了自己的名字,龙城。孤儿院每年都会收留很多孤儿,为了方便,他们一般用起名软件,软件每次会随机显示三个名字,最后由院长拍板。

    院长说但使龙城飞将在,希望他能做个英雄。

    龙城不想做英雄,他不敢告诉院长,他不是好人,他杀过人。

    龙城喜欢孤儿院,虽然要干活,院长阿姨们的脾气不好,但是给他饭吃,不用杀人。

    龙城以为美好的生活会一直过下去。

    半个月前,院长告诉龙城,他必须要离开孤儿院。院里收到了领养申请,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