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龙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六十节 杜北的礼物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第一百六十节 杜北的礼物 (第1/2页)

    今天的战况比往日更激烈,不断有光甲送修,奉仁光甲学院的维修车间内,每个修理坞矗立着损坏的光甲。许多光甲送到维修车间时,还冒着袅袅青烟,上面血迹干涸,有的还有断肢残臂。

    龙门吊轰隆滑动,垂下的一个个机械手臂,宛如章鱼怪。切割和焊接的刺目光芒不时照亮车间,浓重的机油味和焦糊味混杂在一起,弥漫整个车间。

    “锯开!把整个驾驶舱都锯开!修驾驶舱?白痴!不知道把整个驾驶舱换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喂,库房吗?4号装甲还有没有?我这里需要四块,不,六块!该死的!有两块有裂缝!马上送来!67号修理坞!”

    “喂,总调吗,142修理坞完工!自检?废话!老子干了这么多年,会不记得自检?别TM废话!赶紧喊人来把光甲开走!占老子的修理坞!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扯着嗓子吼,满脸汗水和油渍。

    林南在安德鲁的陪同下,巡查维修车间。

    安德鲁在旁边介绍工作进度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两天挺手忙脚乱,现在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嘛,学生老是想着炸学校,学校的维修部准备比较充分,实力雄厚,人员充足。再加上征调市民中辅修过维修类技能的人员,大家同仇敌忾,士气高涨。”

    林南莞尔:“感谢我们的同学!”

    安德鲁也跟着笑了,他现在对林主任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林南主任主持大局,指挥若定,绝对不会有眼前的光景。校长只管战斗的事情,其他所有事务全都压在林南主任身上。安德鲁跟过许多领导,唯独对林主任最为服气。

    林南忽然停下脚步,目光落在一位穿着维修服的中年男子身上,他快步上前:“老杜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正在维修光甲的杜北抬头,见是林南,起身笑道:“哎哟,林主任来视察工作了!”

    林南翻了个白眼:“那我要喊你杜董事?还是杜股东?”

    杜北呵呵一笑: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好歹也是小股东,这可是我唯一的财产,学校要是被海盗炸了,我以后就得去喝西北风!”

    林南看着杜北满是油污的双手,不由皱起眉头:“这不缺你一个。你做精密维修,靠手吃饭,这双手比什么都宝贵。”

    杜北叹口气:“比起人命来说,这双手算什么?能少死一个,总是少死一个的好。”

    他旋即笑道:“再说了,你们都冲杀在前,我只能在后面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好歹也是小股东,以后跟着你们享福就好。”

    林南沉默片刻,忽然上前,拥抱满身油渍的杜北,低声道:“好兄弟!”

    杜北满是油污的双手举在半空,他有些意外,旋即笑道:“喂喂喂,不要对我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,我可不喜欢男人。”

    林南松开杜北,笑嘻嘻道:“那博士肯定要用扳手敲碎我的脑袋。今天周六,别忘了约会。”

    杜北满是书卷气的脸腾地红了:“我们就是在一起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林南嘿然:“是在一起还是喝一杯?每周都喝一杯,你们这喝得有点多啊,醉了没?可从来没喊上我们啊。兄嘚,有花堪折直须折啊,我们都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梅走了这么多年,博士是个坚强的女人,但是这些年也不容易,我相信梅泉下有知,也会祝福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杜北的肩膀,神情认真。

    杜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林南哈哈大笑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凯瑟琳坐在酒吧角落,酒吧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,大家脸上难掩疲惫。如今中心实施的物资配给制度,每天每个人的食物都是定量发放。

    装备中心的酒吧还营业,同样实施配给制,只有拥有权限的特殊人员才能进入,每天都有额度限制。

    凯瑟琳托着下巴,看着窗外匆忙的行人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她化了一个淡妆,唯独口红涂了她最喜欢的浓烈深红唇彩,灯光下娇艳的脸庞光彩照人。其他客人频频看着她,有人还过来搭讪,然后在凯瑟琳冷冰冰的目光下讪讪离开。

    当穿着维修服的杜北推开酒吧的大门,凯瑟琳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明亮,像夜晚的星辰。

    杜北扫了一眼酒吧,很快发现坐在角落窗前的凯瑟琳。

    凯瑟琳手腕支着下巴,歪着脑袋打量着杜北。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杜北穿维修服满身油渍的模样,在她的印象中,杜北永远是那穿着毛衣,文静稳重的书生。

    杜北被凯瑟琳看得有些不好意思:“来得太着急,没来得及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噗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那一刹那,昏暗酒吧所有的光都仿佛汇集在凯瑟琳脸上,娇媚横生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杜北看得呆住。

    凯瑟琳娇嗔道:“站着干嘛?快坐下啊!”

    心中却是暗自得意,不枉老娘出门化了个妆。她接着眉头一拧:“老林他们把你征调了?这帮家伙有点过分啊!”

    杜北连忙道:“我自己去的。大家都在拼命,我什么都干不了,也不好。再说了,多修好一架,说不定能少死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冷笑讥讽:“你倒是菩萨心肠。”

    杜北讪讪。

    两人一时之间陷入沉默。

 &n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