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一序列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29、时代的悲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当任小粟得知这名军官叫做王从阳的时候心里便是一惊,他很担心这货会一直咬着自己不放。

    天亮的时候任小粟打开门,正看到王富贵在拿着笤帚打扫杂货铺,王富贵见到任小粟后放下笤帚就过来了,他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任小粟摇摇头:“壁垒内的私军还是怀疑我,再次进行了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呸,”王富贵不忿说道:“天天拿我们流民当贼看,都说了是罗老板罩着的人了,竟然还敢来搜查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别演了,”任小粟无语的看向王富贵:“你替我忿忿不平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富贵笑了起来:“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,我已经把新的黑药给送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外面有个汉子飞快的跑了过来,胳膊上还流着血。这汉子距离诊所还很远的时候便喊道:“医生!救救我!”

    兴许是流血太多的缘故,所以伤口吓到了这个汉子,但任小粟一眼看过去就明白,这货的伤根本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在集镇上,没什么事就是指死不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流民们的人生观都还挺豁达的,除了生死之外的事情,都不算太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任小粟看了他一眼:“进来吧,你这伤不严重,死不了。你这伤是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准备去工厂的,结果路上发现忘带东西拐回去,发现有人在我窝棚里偷东西,我想抓住他来着,他就给了我一刀,”汉子解释道:“医生,我这真没事?流了这么多血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任小粟平静道。

    那汉子一听死不了便心情放松了一点,任小粟再看了一眼他的伤口,琢磨着自己新得到的麻药都还没用过呢,要不要用用啊?

    任小粟看着汉子说道:“我们这有麻药,打了麻药以后处理伤口一点都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汉子愣了一下:“要钱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”任小粟没好气道:“不要钱能给你打这么贵的药?你看你的伤口起码有四寸,这么长的口子一针一针缝过去,你还不得疼死?”

    任小粟这说的也是实话,这次的伤口太长了,估摸着黑药都得小心翼翼的抹,不然一次药量根本打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确实担心这货会忍不住疼。

    小玉姐这时候端着铁盘子出来了,铁盘子里面放着注射器和一小瓶麻药,这注射器还是以前诊所就有的。

    医疗条件有限没有一次性的注射器针管,所以每次用的时候都必须好好消毒,按道理说这肯定是不对的,但任小粟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他能做的就是好好消毒,比如把针头在火上多烤一会儿……

    这次小玉姐是等针头凉了之后才准备下针的,只是刚打算下针的时候她就为难了:“小粟啊,这麻药是打伤口外面还是伤口里面?”

    他们也没用过这麻药啊,所以小玉姐就疑惑,麻药直接打到伤口里面是不是药效更快一些?

    任小粟也愣住了,他也没想过这茬: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旁边听着他们说话的汉子差点就尿了:“合着你们没打过麻药啊?你们到底会不会治伤……”

29、时代的悲哀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