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一序列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26、保大还是保小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清晨一大早任小粟打开诊所的门,他环顾着周围的环境,这大概是他集镇这么多年,头一次感觉集镇早晨的空气也还挺清新的。

    灾变之后天空大多数时间都笼罩着一种奇怪的霾,学堂先生张景林说,这是灾变时大量烟尘颗粒卷上天空,不仅遮挡了阳光的光合作用,气候也格外的寒冷,还会经常下酸雨。

    直到近几十年这种情况渐渐好转,一年里大部分的时间已经可以见到太阳了。

    任小粟的诊所就在杂货铺对面,他刚一开门,就见到对面的王富贵手捧两个刚烤好的红薯走了出来:“小粟,吃红薯啊!”

    任小粟不仅感叹,在此之前他想让这老王送自己一根缝衣服的针都难,别说针了,就是送一根缝衣服的线都没可能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抠门货竟然还会主动送红薯……

    任小粟看着王富贵喜气洋洋的样子,这受人馈赠总讲究个礼尚往来吧,他砸吧砸吧嘴说道:“我这也没啥回赠你的啊,就是麻药多,要不我给你打一针麻药吧?”

    “打一针麻药像话吗?”王富贵脸色顿时就黑了,他问道:“话说你这几天也没出去采草药啊,你那个药还有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啊,消炎药,麻药,止咳化痰药,都有,”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你那个黑色的药还有没有?”王富贵稍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刚买过嘛,”任小粟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我那是给壁垒里的大人物买的,你别在这装蒜啊,没我送药进去,你能白落这么一个诊所?”王富贵抱怨道:“说实话我一开始只是送给陈海东的,不知道怎么就送到罗老板手里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会儿,王富贵自己也有点想不明白这黑药是怎么一层层送上去的,也不知道送到罗老板手里的时候,还能用几次……

    “给,”任小粟拿出两个小瓷瓶来,他昨天为了给颜六元治发烧就兑换了一小瓶黑药,如今还剩下两次治疗的量,所以早就分开装好了:“1200,一分钱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有一瓶可是要送进去的,”王富贵一瞪眼:“你还好意思收我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“爱要不要,”任小粟说着就准备把黑药给收回兜里。

    结果王富贵也不犹豫,果断拉住了任小粟的胳膊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最终王富贵竟然还道了声谢!

    “来自王富贵的感谢,+1!”

    咦,任小粟心说这王富贵还挺有意思的啊,两声谢谢竟然连续给了他两次感谢币!

    不过任小粟有点可惜,自己这感谢币怎么还越用越少了呢,现在还是只有四枚……

    不过他权衡过利弊,想要让颜六元和小玉姐在集镇上过的好一点,当下拉近和壁垒里的关系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黑药他也不是白给的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任小粟感叹,只能看自己如今有了诊所医生身份的加持之后,能不能多获得一些感谢。

    任小粟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必须出去采药了,他是个谨慎的人,做样子也得做全套的,不然引起别人怀疑就不好

26、保大还是保小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