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明朝败家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十六章:赐官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说得神采飞扬,朱厚照却是听得脸都绿了,甚至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他见方继藩说的头头是道,心里深深的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则是听得一愣一愣的,既觉得方继藩说的有些荒唐,可竟还有一丝丝的道理,他忍不住道:“当真是如此?”

    方继藩信誓旦旦:“臣用自己的人格担保,臣绝不敢虚言,也绝不敢欺瞒陛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,若有所思,而后瞥了一眼身旁的朱厚照,见他身如筛糠,竟是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可弘治皇帝依旧面色如常,他似乎觉得方继藩还是有些不靠谱:“这些道理,你自哪里听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一位高人。”方继藩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见方继藩不肯说出此人的名讳,却是哂然一笑,随即道:“如何揍才有效果?”

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臣一般是用鞭子,鞭子抽起来,比较能愉悦身心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果然看到在这书房的书桌上,竟真有一柄鞭子搁着,他好奇地将这鞭子拿起来,晃了晃,朝向方继藩道:“是这一根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将鞭子轻轻地拍在自己另一只手的手心上,似乎感觉到了这鞭子中的力道,他心里似乎在想着什么,良久:“鞭子可以送给朕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大方地道:“陛下若要,自管拿去用便是,不必客气,不过……臣斗胆想问,陛下来问微臣……要鞭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噢,只是喜欢罢了。”弘治皇帝只随口敷衍了一句。

    而后深深地看了方继藩一眼,似乎觉得今日不虚此行。

    其实不打不成器这个道理,弘治皇帝岂会不知?

    可毕竟总需要有鲜活的事例摆在眼前才更有可信感。

    现在方继藩就提供了一个无可辩驳的样板,那三个秀才,不就打的成了才吗?

    他将鞭子小心翼翼地收了,算是完成了一桩心事。再看方继藩,便想起这厮种种恶迹,于是板着脸道:“再不可上房揭瓦了,你是南和伯子,朕也赐了你金腰带,你们方家上下的言行举止,也代表了朝廷的脸面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汗颜,本想满口应承下来,可细细一想,不对啊,若是一下子就应承下来,反而不像败家子了,这样的话,陛下会不会怀疑自己是在装疯卖傻?

    他想了想,决心将这败家子的一条道走到黑。

    当然,方继藩不傻。

    之所以敢讨价还价,是因为研究明史的自己早对弘治皇帝的脾气摸透了,这个皇帝,太宽厚了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朱元璋、朱棣或者是朱厚熜,方继藩绝对装孙子到底。

    他笑吟吟的道:“臣还小嘛,一年偶尔胡闹个七八回,其实……也不算什么大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面上的表情瞬间僵住,这辈子,似乎没有遇到过跟他讨价还价的人。

    哎……果然是传闻中的败家子啊。

    还七八回?

    弘治皇帝又板起脸来:“至多三回,否则,朕绝不饶你!”

    方继藩于是喜滋滋得如蒙大赦:“臣谢陛下恩典!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,对方继藩既有几分欣赏,可与此同时,却又觉得有几分可惜,随即,自官帽椅上长身而起,手不离那满是牛筋的鞭子,淡淡地道:“记住了,至多三回,否则就用这鞭子抽你!你父亲舍不得揍你,朕舍得!”

    这轻描淡写的话,于方继藩而言,却带着深深的寒意。

    敢情自己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了!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已动身,他似乎不愿让任何人知道自己

第三十六章:赐官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