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明朝败家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三章:棍棒底下出孝子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天色已是黯淡,夕阳照在宫中屋脊上的琉璃瓦上,渲出光怪陆离的光晕。

    此时,在暖阁里,弘治皇帝正靠在一个垫上,捧着书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。

    御案上的茶已是凉了,不过今日无事,所以弘治皇帝决定亲自督促太子的功课。

    故而现在太子正乖乖的坐在下首,抄着‘改土归流’策。

    朱厚照耸拉着脑袋,时不时的偷偷瞄了父皇一眼,然后发出类似于唧唧哼哼的声音,这声音既带着幽怨,又带着可怜。

    没错,朱厚照方才挨揍了。

    父皇亲自敦促他抄书,结果检查时,竟发现字迹潦草,以往的时候,父皇最多只是骂他一顿,可谁知,今日直接揍了他一顿。

    虽然下手并不重,可朱厚照委屈啊,他一下子老实了,眼看天色渐渐黑了,父皇依旧如老僧坐定一般的在那看书,完全没有让他休息的意思,自己唧唧哼哼着,父皇也全无同情心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朱厚照感觉自己的人生轨迹改变了,以往的时候,父皇哪里有这般的严厉。

    日子没法过了啊。

    他突然走了神,脑子里又开始浮想联翩的想到自己的蝈蝈,以及在詹事府里偷偷养着的几条犬,便听父皇传出咳嗽的声音,朱厚照吓得脸色紧绷,忙是下笔如飞,继续抄书。

    这时,外头有宦官道:“陛下,奴婢缴旨来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终于将视线从书上抬了起来,抖擞了一些精神,眼角的余光不忘扫了朱厚照一眼,朱厚照则连忙条件反射地坐直身体,乖巧得不能再乖巧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这才淡淡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传旨的宦官蹑手蹑脚的进来,而后行云流水般拜倒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抬了抬眼皮,懒洋洋的道:“如何,那方继藩怎么说?”

    宦官倒是犹豫了,踟蹰了老半天,才道:“他……他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言无妨。”弘治皇帝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宦官只得战战兢兢地道:“他说……金腰带怎么是铜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先是一愣,而后抑郁了,突然开始怀疑人生,甚至开始后悔自己怎么就吃了猪油蒙了心,就因为那方继藩的‘改土归流’策作得好,就点了这么一个东西成了第一,早知道,就该压一压的。

    朱厚照已将头埋得更低,十之八九是躲在窃笑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阴沉着脸:“小子不懂事,他父亲一定教训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宦官却是依旧匍匐在地,身如筛糠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大抵明白了什么,便叹了口气:“朕忘了,南和伯将他儿子是宠到了天上的人,想来是不舍得呵斥他的儿子,肯定是默不作声。”

    宦官期期艾艾的想要说什么,却是显得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,你说便是。”弘治皇帝面上,掠过了一丝严厉。

    宦官胆战心惊地连忙道:“南和伯……南和伯掐着自己脸说,陛下是不是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朱厚照这一次是真的没有憋住,一口吐沫喷出来,接着捂着肚子,案牍上未干的墨水顿时被他袖子揩的糊了一片,接着,朱厚照觉得自己肚子抽搐得厉害,仰天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竟是无言,沉默了很久,似乎又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金腰带已赐了下去,方继藩也褒奖了,金口玉言,总不能收回成命吧,那南和伯方景隆,平时看他挺本份的,征战在外的时候,也算得力,怎么……

    哎……弘治皇帝终究是个宽厚的人,也只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可转过头再看朱厚照,见他案牍上已是一片狼藉,墨水也泼出来,方才抄写的文章俱都乌七八黑,弘治皇帝的眉头不知觉的就皱起来,一股杀气自他体内弥漫开。

第二十三章:棍棒底下出孝子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