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明朝败家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章:有其父必有其子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第二十章:有其父必有其子 (第1/2页)

    听了门子的话,方继藩便晓得厉害了。

    英国公可不是寻常人,上一次校阅,便是他主考,他的祖上乃是文皇帝靖难起兵时的爱将张玉,先是敕为国公,死后追赠为河间王,英国公一系,位极人臣,不在亲王、郡王之下。

    方继藩的好心情顿时一扫而空,觉得气势也矮了一截,竟见邓健在一旁也是色变,惨然道:“少爷,英国公请你去,你可不能不去,他可是火爆脾气,当着天子,他也是敢顶撞的;而且……上一次校阅之后,小的还听到了传言,说是英国公早就放出话来,要代伯爷好好的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吗?为何本少爷不知道?”方继藩目瞪口呆!

    招谁惹谁了啊,上一次校阅的时候,那位‘世伯’便对自己喊打喊杀的,他心有惊惧地看着邓健道:“你听谁说的,可靠不可靠?”

    邓健哭丧着脸道:“听隔壁周家的车夫说的,周家的轿夫是听英国公府的马夫说的,绝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已经觉得后襟发凉了,忙道:“那我还是溜了,先出去躲两日。”

    脚底抹油刚要走,便见从府里走出一人来,这人明显是亲兵的模样,虎背熊腰,一副不怒自威之态,沉声道:“可是方公子,英国公命卑下在此专候公子,公子,请吧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冷漠,一双眼眸看不出神采,可方继藩却是心头一震。这个人,很不简单。

    方继藩在心里挣扎了一下,最后只得乖乖地随这人到了厅里,便见英国公张懋大刀阔斧的坐在首位,父亲方景隆坐在下侧作陪。

    张懋见方继藩来了,顿时眼睛猛地朝方继藩瞪着,这目光,很骇人。

    “继藩,你来了,方才老夫正和你爹说起你,你来……到老夫跟前来。”

    世伯,你这是将我方继藩当地主家的傻儿子吗?

    方继藩毫不犹豫地摇头:“不来。”

    张懋气恼地拍案牍,冷声道:“为何不来?”

    方继藩缩了缩脖子,此时他已全身心的代入进这败家子的角色了:“怕挨揍。”

    这么实在的话,也只有方继藩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张懋像是噎了一下,居然发现这个理由无懈可击,他确实摩拳擦掌,心里想着,老方既然宠溺儿子,这等败家子还不教训,还留着过年吗?

    方景隆既不敢得罪张懋,又不忍心看着儿子受罪,便可怜兮兮地看着张懋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张懋怒了,气呼呼地道:“你这小子,自上次得知你卖了田产,老夫方才注意到了你,等在校阅时见了你,知道你是景隆的儿子,才留了心,这不留心才好,一查你的底细,方才知道,你这等混账东西真不像话,你还堪为人子吗?你爹生了你这个儿子,迟早要被你气死!”

    方继藩委屈极了,世伯,我也是受害者啊,眼看着张懋要捋起袖子来要行凶,方继藩忙朝方景隆道:“爹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叫爹,完全没有违和感。

    方景隆只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爹,儿子有一事想要请教。”

    张懋这才停止了动作,满面狐疑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方景隆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俊秀的脸上,带着郑重其事,然后徐徐开口道:“爹,你幸福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方景隆呆住了。

   &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