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明朝败家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:大局已定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朱厚熜说的极认真。

    他在方继藩面前,显得极真诚的样子。

    意思说得很明白,既然行不了上策,那就老老实实的行中策,做出了选择之后,那就一条道走到黑了!

    方继藩愕然之后,笑了:“你还是那个聪明的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朱厚熜连忙道:“在姐夫眼里,我永远只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从袖里取出一个簿子来,又道:“姐夫,其实这些年来……我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,黄金洲不是别的地方,此处山高皇帝远,朝廷对这里鞭长莫及,众宗亲来了这里,虽是口口声声都说忠心于朝廷,却也有一些人暗中男盗女娼,实在令人心寒。姐夫,你看……这里头,我细细查出来了许多的事,譬如这鲁王,居然暗中和西班牙人勾结,私下里与西班牙人贸易。还有……周王世子不法……姐夫现在是摄政王,少不得需要整肃一下黄金洲的风气。治黄金洲,首先要治的是人,要治其人,需赏罚分明,方才使人信服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接过簿子,借着灯火,只略略一看,他也算是服了,这小报告不少啊,谁谁谁某年某月干了啥事,人证在哪,物证在哪,甚至……亦或者不过是风闻,里头也记录得明明白白,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方继藩把目光从簿子上收回来,看了朱厚熜一眼:“你何时开始着手细查这些的?”

    “三年前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感慨:“三年前,那便是十五岁,我十五岁的时候,定没有你想得这样深远。”

    朱厚熜立即道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随即又笑,意味深长的道:“这样说来,诚如你所言,你早料到有这一日了,不过……依着我看,倘若这一次,你的那些王叔们当真中了你的邪,让你施行了上策,那么这簿子中的所记录的事,将来也可成为你控制他们的手段了,是吗?”

    朱厚熜倒是老实,点头道:“姐夫果然明察秋毫,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宗亲们被惯坏了,突然来了这黄金洲,一个个还要守着自己的藩地,迟早会有大变,我早做准备,无论是最终……会是什么结果,这簿子中的事,都可以成为工具,若是兴王府可以做主,那么就正好靠这些去控制诸王。可若是兴王府成不了事,那么兴王府上下就为姐夫鞍前马后,将这簿子献上,也可算是一件功劳。姐夫留了这簿子,可用,又可以不用,用了叫杀一儆百,以儆效尤。不用……那自是姐夫宽以待人,那诸王叔们若是得了风声,也免不得对姐夫感激涕零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也忍不住服了,这想得不是一般的周全了!

    方继藩哈哈大笑道:“宗室子弟中,你最是聪明,甚至到了多智近妖的地步,不过你不必担心,我方继藩从不忌惮智慧的人,何况你也是我的舅子……过一些日子,我要奏请天子,在这黄金洲设立宗令府,管辖宗亲之事,到时保举你的父王为宗令。你的父亲性子纯和,你却要多多协助。”

    宗令是个表面上位高,却实际上没有什么权力的职位。

    可朱厚熜心里却是一喜,他心里清楚,这是姐夫向人昭示,兴王府未来只在摄政王之下,往后但凡有对宗亲的好处,兴王府便可得最大的那块肥肉。

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过一些日子,我将成立一个商行,专司整个黄金洲矿山的开采,到时……要让这所有的宗王以藩地入股,你近些日子将你的聪明收一收,去读读书,学一学这经济之道,你的聪明才智和识时务,我已算见识了,将来这商行交给别人,我放心不下,还是交你来最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孩子绝对是一个妖孽,方继藩甚至觉得,若不是自己两世为人,学了后人们的皮毛,又或者……不是自己混了这么多年,积攒的家底深厚,可能一百个自己,都不会是这个妖孽的对手!

    人要有自知之明啊!因而对于朱厚熜还是需有所提防的,未来将他放在任何政治或者军事上去培养,方继藩都寝食难安,既然如此,不如让他去做买卖吧,也算发挥他的长处,且还使他在可控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朱厚熜似乎对此早有预料,连忙喜滋滋的道:“多谢姐夫,姐夫……我一定好好跟着学,学的好能为姐夫分忧再好不过,若是学的不好,姐夫也要骂我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一挥手,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方正卿。

    方正卿剑眉虎目,精神奕奕,一身戎装,手一刻不

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:大局已定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